1.多頭市場與空頭市場平均持續四、五年。根據平均價格判斷,當時處於何種行情。


2.決定買賣何種股票。它們應該是鐵路類股,發放股息,股息不太高、也不太低,交易相當活絡,買進價格應該低於價值,賣空價格應該高於價值。價值的判斷大致上以可供配息的盈餘為準。


3.根據當時的價格波動許佔你的股票部位。多頭行情中,股價低於前一波最高價位的四、五點時買進。空頭行情中,股價由前一波底部反彈四、五點時賣空。


4.繼續持有你的股票,直至獲利或當初買進股票的理由不復存在為止。請留意,交易活絡的股票通常都會反彈,情況不佳時,反彈的幅度約為前一波跌幅的3/8至5/8之間,情況較理想時,反彈的幅度更大。


5.必須有足夠的資金渡過下跌的走勢,而不致有心理壓力。2,500美元的資金應該足以採取每下跌一點承接十股股票的策略一換言之,假定最初在最高價下方五點處承接第一批股票,則2,500美元的資金應該可以讓你繼續承接股票,直到股價回升至平均成本以上。期待平均獲利,而不可期待每批股票都獲利。在多頭市場中儘可能攻多,在空頭市場中儘可能做空。空頭市場的反彈行情,通常較多頭市場的回檔行情更普遍。


6.如果十股一單位的策略非常成功,不可因此認為應該放大交易規模,並在資金不足的情況下,改採100股一單位的交易。以100股為交易單位,幾筆虧損就曾消耗許多以十股為單位的交易利潤。


7.十股為單位賣空,在交易上應該不困難。如果某位經紀人不願接單,自有經紀人願意,尤其客戶採取保守策略,並瞭解自己在做什麼,經紀人應該更容易接 受。


根據Nelson的看法,所有投機行為都可歸納為一些共同的結論,這也就是投機行為的「普遍法則」( universal laws )。他將這些法則分為兩類,一是絕對法則,一是條件法則。


絕對法則。不可過度交易。建立部位的規模如果超過資本可承受的合理範圍,相當於自尋毀滅。持有這種規模的部位,價格如果產生些許波動,曾使操作者備感壓力,並因此喪失客觀的判斷力。


1.不可反轉部位;換言之,不可以做全然的部位反轉。例如,「做多」時不可以在「賣出」後又建立等量的「空頭部位」。這種策略偶爾或許可以成功,但實在過於冒險,因為價格如果回升,你又回復當初的想法,於是在「回補」後又「做多」。萬一這次部位又錯誤,可能因此完全瓦解你的士氣。調整部位時,程序上應該緩慢而謹慎,並保持清晰的判斷與平衡的心態。


2.「迅速反應」或全然不反應;換言之,危險徵兆出現時,必須立即反應,否則當其他人都開始反應時,便應該以靜制動,或僅了結部份部位。


3.另一項法則是:有所懷疑時,應該減少交易部位。除非對建立的部位非常滿意,否則部位的規模便有安全之虞。有人告訴朋友,因為建立的市場部位無法安心睡覺;他的朋友非常明智地回答:「將部位調整至睡眠水準以下」。


條件法則。這些法則可根據市場環境與投機者的個性再做調整。


1.該「向上攤平」(average up) 而不應該「向下攤平」( average down )。這項建議恰好與一般的看法相反;交易者通常向下攤平買進,這可以攤平成本。這種策略在五次之中,或許可以成功四次,行情最後確實向上回升而使交易者免於虧損,但第五次可能遭逢持續性下跌,並造成嚴重虧損─虧損的嚴重程度可能使信心完全崩潰,並造成財務上的毀滅。「向上攤平」完全相反;換言之,最初少量買進,當價格持續上漲時,則緩慢而謹慎地「加碼」。這是一種需要非常小心的投機方法,因為行情經常會(或許在五次中有四次是如此)拉回至「平均價格」。這便是危險所在。若未能在平均價位出場,將危及整體部位的安全性。在偶爾的情況下(或許五次中有一次是如此),價格將持續上漲,並形成可觀的利潤。在這種情況下,最初的風險很小,如果成功可以創造非常的利潤,則可以忍受危險。然而,唯有在漲勢或跌勢十分明確時,才可以採取這項策略,而且應該在相對安全均情況下,以小額資本操作。


2.「向下買進」需要有充裕的的資金與堅強的勇氣,那些既有資金、又有勇氣的人們也經常因此毀滅。勇氣愈充足,愈可能在場內停留過久。然而,一些成功的玩家可以「向下買進」而繼續持有。他們每次的交易金額相對很小。他們進場時非常謹慎,並決定長期持有,而且不擔心價格的波動。他們具有良好的判斷力,在經濟普遍低迷時進場買進,並等待景氣復甦─這是一種投資,而不是投機。


3.正常的情況下,我建議以適量的資本買進,並根據判斷賣出,而不應該考慮盈虧。法則是:迅速認賠,並讓獲利部位持續發展。如果可以接受小額利潤,也應該可以接受小額虧損。沒有勇氣認賠或急於獲利了結,都是致命的錯誤,許多人因此一蹶不振。


4.不可忽略群眾的看法。雖然投機浪潮一時之間沛然莫之能禦,但應該嚴密觀察。此處的法則是:以謹慎的態度處理群眾的看法,勇敢地與它做對。即使在合理的情況下,認同市場的普遍看法也是一種非常危險的行為。它隨時可能回過頭來將你撕裂。每位投機者都應該瞭解「同伴」太多的危險性。對抗群眾時也應該非常謹慎。謹慎的態度應該持續至反轉點一群眾失去信心時─這時候你必須有充分的力量、勇氣與資金建立反向部位。市場具有脈動可尋,就如同醫生替病患把脈一樣,投機者應該掌握市場脈動。必須接受市場脈動的指示,在適當時機採取適當行動。


5.平靜亟疲軟的行情,這是理想的賣出時機。它們通常會演變為下趺的行情。然而,市場已經渡過平靜而疲軟的階段,並演變為積極的跌勢,甚至於恐慌或接近恐慌的行情時,則應該大膽買進。同理,當平穩趨堅的市場逐漸發展為強勁而活絡的行情,並充滿激情的氣氛,應該放手賣出。


6.在構思對於行情的看法時,不應該排除巧合的因素。有一種關於巧合的理論一拿破崙的作戰計劃已經為巧合的因素預做準備一意外事件將摧毀或修正最佳的計劃。真正的計劃已經涵蓋不可預測的情況。「對於巧合的反駁,存在於嚴格的態度」。行為應該根據一般情況,而不是特殊的訊息;換言之:國家整體情況、穀物收成、製造業表現、以及其他類似條件。統計數據雖然極具價值,但必須在整體情況下判斷。過度執著於統計數據,會受到誤導。Canning曾經說過:「世界上沒有任何事物較數據更更容易引起誤曾」。「有所懷疑時,不可進場」。當你對行情的看法半信半疑時,不可進場;應該等待你的信念完全成熟為止。


7.我的建議都毫無意義,除非確實把握投機行為的根本原則,那便是:行為必須基於清晰的心智與可信賴的判斷。所以,應該預留一部分力量,以待最佳時機;這個時候,全力使出一擊。





    全站熱搜

    小小上班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